春之散记

 

杭州分公司  皮俊武      春天,一个身着羽绒与一个穿着短袖的人擦肩而过时,会面露尴尬的季节。也就在这一瞬间,乍暖还寒之中最难将息的春意,早已无限盎然了!
  她来的似乎不那么安分,像带着起床气的小孩儿,一道闪电,一阵惊雷。常言道,春雷响,万物长。似乎只有这乍响的春雷才能唤醒久眠的生命。
  在浙东南素有“东南山水甲天下”之美誉的温州,春雨也毫不示弱。
  温州的春雨不似天街的春雨。天街的春雨润物如酥,好像带着皇城恩赐的光环似的。温州的春雨来的更为直接,畅快淋漓。每次下完雨,整座城市也越发地清晰了,那明明白白的远山下星星点点的油菜花,配着淡绿的背景,随着微风摇曳。
  这些花草也媲美得上北方的花草,生命力也一样顽强。“疾风知劲草”说的是北方的草。也许是南方的雨夺去了风的威严。北方的风历练出的劲草,是外显的刚劲。南方的雨浸润的水草,是内在的韧性。这也暗合着亦刚亦柔、刚柔并济的华夏气韵!
  春日微风徐徐,吹绿了一池的春水。真可谓“一池春水绿堪染,莲叶出水大如钱”啊!走近细看,小蝌蚪正摇着尾巴找妈妈呢!这一团黑色小点,不知是哪位墨客泼墨挥毫之后溅落的墨滴。
  这个墨客是谁,范蠡吗?若没有这一如西施美貌不施浓妆的春色,范蠡会将文韬武略展现的淋漓尽致吗?
  这个墨客是王羲之吗?如果不是那样的春色,会有《兰亭集序》美妙绝伦的书法吗?
  这个墨客是唐寅吗?恩,也唯有他了。这泼墨的山水,幽美的画卷,也只有他的笔意能够抒发。那远山的雄浑与近花的清隽无不透出唐寅的潇洒。雨后清幽的空山,跌宕的乌岩,幽旷的山谷之中恬静清幽的气氛,此刻,我跟他同样感受到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园淡墨的春色,关不住,也占有不了,唯有与人分享。这样恬静的春意,早已让人脑海中繁花似锦了。
  这就是春天的使命,一年之计在于春,希望开始的地方。
  只有春雷一般的觉醒,才有生如夏花的繁华。
  只有清秀淡雅的景致,才有超凡脱俗的气韵。
        只有平如水镜的内心,才有明明白白的远方。(编辑/沈苏)